时尚资讯时尚资讯

瑞瑞服饰

国足恐韩恐日但从没恐过他们,女性在这个国家只露一双眼生活

  稍微研究一下沙特的国旗,就可以对于这个国家有一个初步的认识。绿色的底色与“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的清真言,代表着沙特是一个实行伊斯兰瓦哈比制度的国家。旗帜上的阿拉伯剑,则代表着沙特以武立国的历史与游牧部族的属性。

  这个富有而神秘的国家,在世界杯32强排名倒数第二(10月份数据),他们究竟是会创造奇迹,还是会草草收场?

  【远征俄罗斯,有钱真好】

  沙特足球对我们来说并不算陌生,当年恒大第一次参加亚冠联赛时,就败给了来自沙特的伊蒂哈德队。吉达国民、利亚的新月等球队也都是亚冠赛场上的常客。作为世界上最为富庶的国家之一,沙特足协也和沙特其他方面一样,保持着“拿钱开路”的传统。

  曾经执法过欧洲杯与欧冠决赛的名哨克拉滕伯格,在离开英格兰之后,就被高薪请到了沙特足协。在硬件的投资上,沙特可谓是下了血本。

  不过在技战术方面,沙特就要比中日韩联赛逊色得多,加纳国脚、米兰旧将蒙塔里在沙特已经算是顶级球星。相对于拥有奥斯卡、胡尔克、波多尔斯基等世界级球星的东亚几大联赛,星光黯淡制约了沙特联赛的影响力和观赏性。

  相比有众多国脚效力于五大联赛的日本队、韩国队,沙特国家队的水平也偏低。最新一期的世界排名中,沙特国家队排在第63,比中国队还要低3位。在《转会市场》网站上,身价最高的沙特国脚是23岁的法哈德-穆瓦拉德,身价仅有234万英镑。

  虽然实力偏低,但是沙特足协同样野心勃勃,2011年的亚洲杯上,沙特队的夺冠奖金超过500万美元,是奖金最高的国家之一。为了备战世界杯,沙特足协计划将世界杯国脚们租借到西甲、意甲的俱乐部中效力半个赛季。

  在沙特联赛与亚冠比赛中,已经有一些欧洲球探前来观察沙特国脚们,并且一些国脚已经确定了未来半年所效力的新东家。虽然沙特足协为了世界杯不惜血本,但是竞技场上,最后还是实力说话。而沙特联赛与五大联赛之间的差距,恐怕也不是半个赛季的租借能够弥补的。

  遥想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沙特曾被德国0-8血虐,想必沙特足协推销本国球员去欧洲踢球也是为了让球员尽早适应欧洲快节奏,避免明年世界杯上再次出现大比分落败的尴尬局面。

  【中沙交战史,国足曾压制沙特】

  近几年,虽然沙特的整体水平有了不小下滑,但国足在与沙特交手时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然而,在历史上,国足对沙特曾经有过一段非常辉煌的历史。通过下图可以看出,中沙交手在早期,国足的优势还是非常大的。

  两队交手,最著名的就是1982年的那场世界杯预选赛,当时拥有沈祥福、左树生、陈金刚等名将的国足在预选赛中表现非常出色,尤其是在东亚,面对还未觉醒的日本队,国足更是以横扫的姿态大步前进。

  在和沙特的主场比赛中,国足2-0拿下对手,客场更是4-2逆转大胜对手,让沙特全国上下都感到十分尴尬。但由于当时赛程设计的不合理——在国足已经踢完全部比赛的情况下,其他球队还有1-2场比赛需要去踢。当时,因为国足脱离国际足坛时间太久,国内几乎没有人对赛程表示质疑。

  沙特和新西兰的比赛成为了一场关键战役,只要沙特不输给对手5球或5球以上,中国将铁定晋级1982年世界杯。心中充满怨气的沙特决定放水,在比赛中刚好输给新西兰5球,国足只能仓皇之中临时集合备战与新西兰的附加赛,最终1-2失利无缘世界杯。

  1994年,日本广岛亚运会,中国男足拿下亚军,创造了历史最佳战绩。当时队中有很多球员都在日后成为国足的栋梁,教练员则是戚务生指导。1/4决赛,中国对阵沙特,比赛一度非常胶着,但在第75分钟,曹限东为国足首开纪录,第88分钟,李晓锁定胜局,中国队2-0战胜对手闯入半决赛。

  回看整个90年代国足,虽然早已没了昔日亚洲霸主的姿态,也已经被伊朗、韩国和逐渐崛起的日本超越,但在面对甚至闯进了1994年世界杯16强的沙特,国足依然不怂。在90年代的中沙7场交锋中,国足和沙特打成了2胜3平2负的平手战绩。

  进入21世纪,国足和沙特鲜有交手,迄今只在正式比赛中交锋3次,国足在成绩上依旧不落下风:2013年亚预赛,国足两回合1平1负沙特;2015年亚洲杯,国足1-0沙特完成复仇。

  【沙特女性,体育世界中的绝缘体】

  长期以来,沙特女性都与足球的魅力绝缘。作为一个实行伊斯兰瓦哈比教法的国家,沙特女性在生活中有着非常多的限制:在公共场合,身着黑袍与面纱、不准开车、政治权利微乎其微、出现在公共场合必须要有男性亲属陪同等等。

  在沙特法律中,每一位女性都必须有一位男性“监护人”,可以是丈夫,也可以是父亲或者哥哥弟弟。女性的一切权利与行为都必须受到监护人的控制,如果这位监护人不同意的话,那这位女子就不允许办理护照、购买机票甚至拥有银行账户。

  在很多沙特的商场中,都没有设置女厕所等服务女性的设施,即便是外国女性来到沙特,一旦说笑或者摘下头巾的话,也会被警察提醒。

  在外出就餐时,沙特女性的面巾也不被允许摘下,只能一只手掀起面巾、另一只手使用餐具,将食物送进嘴里。虽然出门在外基本都是以“全身上下就眼睛一条缝”示人,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很漂亮的沙特女性,出门前都要在眉毛、睫毛等能露出的地方,精心化上2-3个小时的妆。

  而在体育运动方面,沙特女性同样与世界隔绝。在伊斯兰宗教机构看来,女性运动员参与运动时模糊了性别之间的界限,还会“暴露”在众多观众的目光下,这都有违瓦哈比教法的规定。由于很多运动装束都需要裸露出一部分肌肤以保证人体健康,这也被宗教机构认为是“不庄重”的行为。

  根据研究报告,在38个穆斯林国家中,沙特女性的运动水平排名倒数第2,73.1%的女性不参与体育运动。沙特女性患有糖尿病等因为缺乏运动导致的疾病也是几率最高的。

  【夹缝中的抗争】

  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长期以来,沙特女性问题都是国际组织与媒体重点关注的话题。即便是在沙特内部,有关争取女性权益的火焰也从未熄灭。

  2012年,国际奥委会制定了严厉的规定,要求所有国家都必须同时派出男女运动员参赛。在国际奥委会的压力下,沙特被迫让步,派出了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奥运选手:柔道运动员沙赫卡尼。

  2013年,在一些国际组织的努力下,沙特的私立学校允许为女性开设体育课,并计划在2014年推广到沙特全国。可惜由于极端宗教人士的反对,这一计划遭到失败。

  伴随着“女性不得参与体育运动”的禁锢不断被打破,一些女性也开始利用体育扩大社会影响、争取更多权利。沙特第一家女子篮球俱乐部——吉达联合俱乐部的教练帕克伍德表示:“沙特有出色的运动员,他们想要努力训练与打比赛,并代表国家参加体育赛事。”

  【第一步:打开车门】

  随着现任国王的儿子小萨勒曼被确定为王储,沙特女性的地位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在众多观察家的眼中,曾经主管过沙特经济与国防的小萨勒曼是一位富有胆略的改革家。其在副王储时期,就推进过减少石油依赖、推行民主政治、打击腐败官僚的一系列措施。提升女性地位,也是这位王储在其“2030愿景”中提出的重要举措。

  小萨勒曼多次在公开场合标榜自己尊重、热爱女性,经常在媒体面前大谈妻子萨拉公主。在一次科技博览会上,沙特政府还授予一名女性机器人索菲亚国籍。

  小萨勒曼的一系列改革,很多都已经落到了实处。这位王储在今年推动父亲发布旨令,大大削弱了臭名昭著的“监护人制度”法案,沙特女性还将被允许考取驾照、驾驶汽车等。

  与此同时,沙特女性对于体育运动的禁令也被逐渐解除:在2017年为沙特国王举办的庆祝大典上,女性首次被允许进入体育场一同观礼。随后,小萨勒曼及其下属上马了一大批服务于女性的健身房与运动设施。

  虽然如今的沙特政治暗流涌动,不少保守势力也从未停止过从中作梗,但是沙特女性的地位的确有了不少提高。

原文链接:http://ruiruifushi.com/post/293.html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